凰权之尤物庶女(主角肖易苏小)精彩试读全文试读完整版_无畏小说网

凰权之尤物庶女(主角肖易苏小)精彩试读全文试读完整版

凰权之尤物庶女(主角肖易苏小)精彩试读全文试读完整版

时间:2020-03-14 13:13:32编辑:苏喂人气: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凰权之尤物庶女》的小说,是作者偏爱陌生人创作的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本书主要讲的是: 夜色渐浓,繁星点点。一弯弦月倒映在湖中,波影连连。纵然一夜风吹去,只在芦花浅水边。九哥自小最爱芦苇,如他人一般,淡淡冷冷萧萧瑟瑟 ...

凰权之尤物庶女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凰权之尤物庶女》 11 偷了别人的 免费试读

夜色渐浓,繁星点点。一弯弦月倒映在湖中,波影连连。

纵然一夜风吹去,只在芦花浅水边。九哥自小最爱芦苇,如他人一般,淡淡冷冷萧萧瑟瑟。

平生殿外的地上,有一处青石板被掀开,正向上冒着热气。这是一个管道口,每日都从这里蓄热水、蓄汤药,管道延伸至寝殿内的汤池,热水不断的循环,能够保证汤池里的水总是恒温,而不同时段需要浸泡不同的药物,南歌子就在外面守着。

寝殿内门窗紧闭,房间四壁纷纷以厚重的棉布盖住。喻向晚从打开的门缝钻了进去,又赶忙让人把门关紧,不让冷风吹进来。室内蒸腾的热气扑面而来,房间里如同云雾缭绕的仙境,弥漫着药物的气香。

喻风眠整个人悬浮在红棕色的汤池中,静默无声,宛若苍茫大海中孤行的一叶扁舟。他的白色单衣被药液染的变了色,散下来的长发飘荡在池水中,白皙如雪的脸上,赫然流淌着鲜血,源源不断的,如同开了闸的洪流。

喻向晚多怕,有一天,这血会止不住的流,直到抽干他的身体。

听到门打开的声音,喻风眠将身上放着的面具拾了起来。多年来,他一直随身准备着一个银色面具,生怕自己的样子叫旁人吓着。不过,唯一能够在他治疗的时候不受阻的闯进寝殿里的,也只有十七了。

“九哥,你不用遮掩,我也不是没见过你的样子。”喻向晚盘坐在池边,静静的看着那个单薄孤默的身影。

而此刻的良辰已经打发了桃枝,开始了cosplay。她用石黛加重加粗了眉毛,又把山根和鼻梁加了阴影,整张脸涂黑了些。小胡子和一身男装,则归功于昔日里这个身体主人留下的物件,嗯,看起来挺像个男人。

拾了些银两,她走出房门。又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“洛枳,小爷我今日要去寻花问柳,你难道不现身随我一起做个风流鬼?”

自从知道身边有个隐身的暗卫,良辰总是拿他打趣,偶尔对着空气说几句话却都是说给他听的,只可惜洛枳一次都没有出来过。

大摇大摆钻出了狗洞,她学纨绔子弟的态势,手里盘着一串菩提珠子,迈着外八字儿的步子向城中走去。

乾元茶楼。她可要见识见识!

夜晚的城镇并没有白日里那么热闹,集市散了,只留一些饮食店家还点着灯。

远处城楼的灯笼高高悬挂着,在料峭春风里摇摇晃晃。

眼下最明亮的地方,恐怕要数一干青楼和乾元茶楼。

乾元茶楼特立独行,是这城里唯一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行当。既汇集文人才子吟诗作对,又招揽江湖侠士对酒当歌,可谓是鱼龙混杂。

走到茶楼门外,迎宾的小二拱手作揖,道,“公子几位?”

良辰挑眉道,“独我一人。”

“里面请。”

茶楼的一楼大堂,此刻竟是高朋满座。

“一楼听曲儿,二楼对诗,三楼喝酒,不知公子今夜想如何消遣?”

“哦?”良辰掏出一锭银子递了过去,“我都想见识见识。”

小二接过银子,领着良辰到一正位,上了茶水瓜子和鲜果。舞台上正唱着一出戏曲,唱戏的咿咿呀呀,看戏的鼓掌叫好。

听隔壁桌声音略有熟悉,良辰侧过头,竟瞧见了白日里刚打过照面的温公子,他那一桌共三人,其余两个都眼生,但看其皆锦衣华服,想必也是哪些赫赫有名的公子哥。

“你可听说,漓娘子病了?”

“可不,听闻她染了风寒,足足歇了半个月。丰意兄平日最爱往红袖楼里跑,漓娘子一病,你定是牵肠挂肚,想必滋补的药品没少送吧?”这语气颇有些揶揄的调调。

丰意?与月世岚有娃娃亲的那个?

良辰有些好奇,于是偏头看过去。

这男子,也太平平了吧!个子不高,还有点驼背勾腰,贼眉鼠目,不像是什么好东西。红袖楼,不就是青楼吗,丰意有婚约在身,还天天往青楼跑!

丰意面露尴尬之色,道,“各位别拿我打趣,听戏,听戏。”

另一人转而问道,“丰意兄,你常去月府,可曾见过二小姐?今日城中流传甚广,说月二小姐有倾城倾国之色,可是真的?温公子,听说你白天去了月府,可是见着了月家二小姐?她当真如传闻所说,是个美人坯子?”

温公子拍掌重叹道,“温某无福,只窥得二小姐的半张脸。但,观人先观眼,二小姐一双眼睛,那神情……已然让我痴醉!丰意兄,你且说说!”

丰意有些为难的说道,“我虽常去月府,但也只得到正堂拜会月王爷和大小姐而已,二小姐是未出闺阁的女子,我自是见不得。但也不瞒各位,我确实于数年前与二小姐有过一面之缘。那次我刚要出府,走过花园时见不远处有一风筝挂在了树上,一女子正爬上去摘,下面的丫鬟唤她作‘二小姐’。当年她不过十三岁,已是出落娉婷,虽只是遥遥相望一眼,我也能断定她是个美人!自那之后,我也得了相思病,每次入府都要给二小姐送些新鲜物件,可至今不得再见。”

“你们二人说的都太虚无缥缈了吧,一个只看见了半张脸,一个只看了个背影,就说二小姐是美人,不可信不可信,我看,你们都是碍着月王爷的面子,溜须拍马!”

“哈哈哈,你说的也不无道理。待李公子娶了二小姐,我们问他则是!听戏听戏!”

良辰听罢,直觉恶心。这丰意不止流连青楼,还把坏主意打到了她身上。月世岚可是她姐姐,他竟想调戏小姨子?

猥琐!龌龊!衣冠禽兽!

良辰觉得无趣,便去了二楼。

茶楼里每层楼并非开放式,而是用厚厚砖墙所砌,隔音做的极好,楼下的戏曲到了这里消糜不见。

这里古香古色,空气中弥漫着纸墨香泽,格子上笔墨纸砚可自取,另一边则可将自己的诗词悬挂,供后来的人批注欣赏。

这里的人不多,但个个书生气十足,文质彬彬,比一楼的酒囊饭袋强了不少。

此时,他们正围着一面墙讨论着。

良辰凑近了些,只见他们个个面露难色,正沉思着,齐齐观望着墙上的一副画。

她寻了个书生问,“敢问兄台,这是……”

“公子是第一次来这里吧?”

良辰作揖道,“正是,小生冒昧了。”

那书生笑了笑道,“此乃羽扇公子所绘。羽扇公子每月都会出一幅新图,且会留白少许,只等一句题词,为其画龙点睛。”

“哦?着实有趣。不知这羽扇公子何许人也?他为什么不自己题词呢?画是他画的,其中意境自然他更明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书生笑道,“羽扇公子从未露面过,每月月初茶楼秦老板会定时来挂新画。小生猜想,羽扇公子不过想觅得一知音罢了。毕竟,独享独视皆是寂寞。”

“兄台所言极是,多谢赐教。”

良辰也有点好奇了,她向前挤了挤,开始仔细端详这幅画。

好一幅笔墨!良辰见过这么多古玩字画,从未有一幅用色和笔锋都如此柔和,画上美景就像是高清照片一样,浓转淡、淡渐浓,夕阳西下的萧索苍凉意境中,又多了几分豁达与大气,若不是画者胸中沟壑万千、能容天地,怎绘的出这等佳作!

此时,良辰想到一句诗,便不自觉的吟了出来。

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”

这自言自语,却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。片刻后,人群沸腾。

“好诗好诗啊!”

“公子,绝句!”

“与此画意境浑然一体,我等佩服啊!”

……

良辰正为自己盗用王勃的诗句尴尬,正想溜走,忽然身后响起了掌声。

“确实,是难得的佳句。还请这位公子,为画题词!”

众人齐齐作揖问候道,“秦老板!”

阅读全文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凰权之尤物庶女(主角肖易苏小)精彩试读全文试读完整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