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乱之时完本免费试读精彩试读】主角克纳斯雷温_无畏小说网

乱之时

乱之时 连载中

乱之时

时间:2020-05-30 06:01:14 分类:奇幻 来源:落初 作者:皓月渐行 主角:克纳斯雷温

新书《乱之时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皓月渐行,主角克纳斯雷温,是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“唯有战争,才能够赋予我们,存在的意义。”——珈斯柯·布雷尔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西患得患失的走在前边,她不想再看到莱的身影,她怕自己再一次失态。

她怕控制不住,她怕控制不住自己,喜欢上那个不论何时,都会挡在她身前的背影。

或许,这一记就是一辈子,有些东西就是如此,这么的刻骨铭心,却又使人肝肠寸断。

不一远的地方一道屏障拦住了去路,屏障之上有着,一黑一白两道一人之高的漩涡,隐隐散发着吸力。

漩涡之上印有散发着源力光芒的文字,只是莱根本就不认识。

莱抬起头望着峡谷的上方,高不见顶如此一来,从那里出去是不可能了。

“我们回去那边看一看吧!”

莱小心翼翼的询问着,待西点了点头,二人一前一后向那边走去,只不过这一次西却走在后边,并且与莱保持了一定距离不知道再想些什么。

不多时两人就抵达了峡谷另一侧,只是那里只有屏障却并无漩涡,看来只是为了拦路而已。

“阁下和我再回去一趟吧!或许我有解决之法。”

西不带感情的声音,在空气中蔓延开来,冷得有些令人发寒。

“莱!”

听到西突然改口,正在低着头行走的莱身体一颤,他抬起头却发现西已经停下了脚步,正怔怔的看着他。

“怎……怎么了。”

“你说怎么样才可以,活在自己爱的人的心里。”

西脸上只有平静的微笑,只是莱却心里一颤,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。

“罢了!试一试就知道了。”

西说罢又向前走去。

莱跟在她的后边,欲言又止。

两人就这么一句无话,走到了带着漩涡屏障之前。

待两人走近,西突然摘下自己的项链,源力流转之间,她又一次揭下了伪装。

“我进来之前,收集过不少这里的情报,这里的字体我也大约可以看懂。”

西用自己不带伪装的声音说着,一边走到莱的身边把自己的项链交到他的手里。

“我需要离近些看,若是带着这些有源力的饰品,恐怕会有不可预测的危险发生。”

莱点点头把项链紧紧握在手里,看着她瘦弱的身影走向漩涡。

她在漩涡很近的地方停下,一些发丝被漩涡的吸力带的飘扬而起。

“生死之门,黑门为生,白门为死。”

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:“发动此门需两人同时入门,一人入门则无效。”

西说罢,静静地站在漩涡一旁,莱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。

“莱!你说如果我害死你,你会不会变成厉鬼来找我?”

“什么?”

莱还没有反应过来,西回过头,脸上浮现一丝狰狞之色。

她快速的运转源力,握在莱手里的项链突然爆发出一阵雷鸣,一阵雷电之光乍现,银白色的电弧,顺着莱的手蔓延至全身。

莱一声惨叫,一下子失去意识,昏厥过去。

当他清醒的时候,西正拖着他的身子,把他靠在白色的漩涡之上。

一阵吸力从背后传来,不过却被一层不知名的东西挡住,以至于他不被吸进去。

“哈哈哈,这一下你做鬼也忘不了我了吧!”

西银铃般的笑声,在这空旷的峡谷里不断回荡,只不过此时却显得那么歇斯底里。

莱想要说话,却发现自己除了呜呜声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他费力的扭过头,看着西慢慢的抬起手放在那黑色的漩涡之上。

莱心里暗暗苦笑,没想到自己到头来居然死在了西的手里,一阵怨恨之意在心底升起,被背叛的感觉侵蚀着他的内心。

待她白皙的手扶上漩涡,一阵光芒将夜晚的峡谷照的明亮无比。

莱看着这个让他可怜过,又恨过的女人,心里突然又由怨恨变为怜悯,这个女人也只是想要一份爱而已。

不知为何莱此刻,竟然升不起丝毫的怨气,竟然还有些些许的失散和解脱,失去的记忆不知道折磨了他多少个夜晚,这一下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。

光芒将西的脸映得更加白皙美丽,一直盯着漩涡的西,突然转头痴痴的看着他。

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了莱,她那足以使万物都为之黯然失色的微笑,重新挂在脸上。

一滴晶莹眼泪从她漂亮的眸子流下,不朱自红的小嘴轻轻吐出几个字,只是在光芒的笼罩之下,他看不清楚,也听不清楚。

“愧疚的眼泪么!呵呵……”

莱心里苦笑着,消失在光芒之中。

“滴答……”

清晨的露珠带着朝气,低落在莱的脸上,树林里的清香,不断呼唤着这个外来者。

莱睁开眼茫然的看着这陌生的景色,记忆如同洪水一般侵袭而来,手里还握着西的项链。

眼泪不经意间划过脸颊,当莱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早以泪流满面。

他握着项链的手狠狠的抓着胸口,把项链贴近心脏,那里揪心的疼,他翻过身,跪在地上另一只手,狠狠的抓着头发。

西离开时凄惨的笑容历历在目,留下的眼泪如同匕首一样,不断的划着他的心脏,让他快要窒息。

“混蛋!你为什么这么做,你做到了,我永远也忘不了你,所以你给我回来呀!”

空荡的树林里,回荡着莱悲惨的哭声。

到现在他那里还不明白,这个瘦弱的姑娘为了让他活下去,自己选择了死路,那眼泪不是愧疚,只是对自己最后的留恋罢了。

她最后留下的目光如同火焰,不断灼伤着莱的灵魂,让他痛的快要窒息。

“所以!你后悔了么?”

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,在空旷的林子里响起。

“谁!”

莱大惊之下从地上站起来。

一个身着血红色长袍的老人,从远处的树后缓缓走出,冲他走了过来。

“你……”

莱看着他,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。

老人走近他,血红色的眼睛有着些许的浑浊,莱只是怔怔的看着,不知道为什么他升不起警惕之心。

老人在离他不远的树边站住,伸出如同枯枝的手,放在树上还未开花的绿色胚芽上。

红色的力量在老人手指间流转,胚芽快速的长出花骨朵,随后盛开,白红色的花在这树林里独自绽放,那么娇艳美丽却又那么孤独,可是时间不过几息它又紧接着枯萎,仿佛从未盛开过。

“花开花落归于时间的无情,缘起缘灭也只不过是决绝罢了。”

老人感叹着收回了伸出的手。

“我加快了它的历程,可是它终归会有这么一天,而我今天选择了它。”

老人顿了顿指着那朵枯萎的花朵,又接着说道:

“这便是它的命!”

“死是那个女孩子的命,她尽管美丽却活的孤独,结束也算是一种解脱了!”

“可是我……”

莱听罢张着嘴,想要说些什么,可是他又不知道如何去说。

“最让你痛苦不是她的死亡,而是你本可以让她不再孤独,可是你没有这么做而已。”

老人说罢,莱突然明白那股不明来源的心痛,他捂着心脏那里又开始隐隐作痛。

他终于明白老人第一句话的意思了,是啊!西活的孤独,可是面对她的可怜,自己也只有对她的决绝。

这一会儿,莱已经哭不出来了,他有些恍惚,从第一次见面,到最后她对自己敞开心扉。

自己也从未考虑过她孤独的痛苦,只是像旁观者一样听完她的故事,默默感叹一声可怜罢了。

他却忘了,自己本可以伸出手,抱起她纤弱的身体,让她依偎,让她也体验一回幸福的感觉,但是自己做不到,这样的模糊不清的感情只会让这个女孩子更加痛苦而已。

后知后觉才最让他心痛,不管是因为什么,西都成功了,在他的记忆力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笔。

莱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,西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希望他活下去,他会活下去,好好活下去,好让她一直活在自己的记忆力,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那怕当时向她伸出了手,那也仅仅是因为同情。

莱睁开眼睛,眼中已经看不出丝毫的情绪,这一刻他似乎发生了某些微不可闻的变化,却又无法说出。

“您出现在这里,不止是为了开导我吧!”

莱望着这个奇怪的老人,静静地等待着他的解释。

老人轻轻笑了两声,又接着说道:

“你我本不该相见,只是女孩选择了死亡,所以我才有了这个机会,而我出现在这里只是想告诉你,不要去追寻记忆,真相你承担不起。”

老人说罢,转身向反方向离开,莱起身想要追上去,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,甚至连声音都无法发出。

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可能知道一切的老人消失在视野里。

待老人完全消失,那股束缚他的力量才缓缓消失。

莱盯着他离开的方向,许久随即收回目光,默默地祈祷,希望西的灵魂能够到达天堂。

莱不知道特耐尔他们是如何进来的,他也不知道那个身着血红色长袍的老人什么意思,一切都开始变得扑朔迷离,但是有一点他很确定,非常确定,他要活下去,不择手段的活下去。

这里的树木很矮,和桃树很相似,不过只有零星的绿色枝丫,如果可以等到它们开花一定很漂亮吧!

莱攥着西的项链,把它举至面前,轻轻的诉说着:

“以后由我来带你领略这世间的千姿百态吧!虽然是以朋友的身份。”

说完莱盯了它许久,然后把它挂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世界上有太多的事都是如此,后知后觉才后悔莫及,却又无能为力,而这种时候要做的就是,努力的活下去,尽量的去弥补过失,若是弥补不了,那就不要让自己再次经历。

莱快速的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情,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如何逃出去,否则一切都是空想。

空荡的林子里即没有突破口,也没有提示,莱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。

走了大约半个时辰,莱才缓缓停下,他低着头思考着。

若是困阵必有破解之法,只要有冷静和耐心才有机会。

“这里不对的地方……”

莱低着头,轻轻念叨着。

可是思来想去根本毫无头绪,没有规律,也没有破绽,有的只是树。

最后他还是决定冒着危险,跳入高空试试,说不定可以发现什么规律。

莱找到一处相对空旷的地方,一跃而起,可是情况却不容乐观,还是毫无规律和破绽,根本无从下手。

莱努力的不让自己陷入崩溃,整理着自己所有的条件。

“天空、土地、叶子、树木,还有什么呢?”

“如果依照老人所说,那老人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,所以他不是关键点,那还有什么呢?”

“还有什么呢……”

莱急得只想跳脚,却总感觉还有什么东西不曾被他提起。

“还有……还有……”

莱闭着眼皱着眉,快速的在嘴里念叨着这几个字。

“还有我自己!”莱一拍手突然一激灵想起来。

“可是我可能是突破口么。”

随即莱又一次苦恼起来,有自己又有什么用呢,困得不就是自己么。

莱快速的观察着自己的身体,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。

他呆呆的站在这里,仰望天空毫无头绪,随后扑通一声坐在土地上。

“如果真如老人所说,世间万物皆有其命,难不成我的命到此为止了么!”

低沉的他顺势躺下,感受着土地的冰冷。

“不!我不服,我的命数我来抉择。”

莱从地上一坐而起。

他握着胸口的项链。

“我的命,天难改!”

莱平生第一次如此肯定。

他也突然想通了一件事,若想命数不改,唯有天地难缚。

只有强,无人能敌的强。

这一次与第一次的困境一样,一样的绝望,只是一次莱的心境不同,这一次他一定要活着出去,活着去看看这世界的千姿百态。

莱重拾信心,伸出手指在地上划拉着,写着现在拥有的条件。

刚刚划拉了两下,莱一惊伸手抓起一把土握在手里,里边一股浓郁的生命气息,不断的冲击着莱手掌上的皮肤,然后融入他的身体。

“这……”

莱目光中,光芒浮现,他感觉突破口就要出现,只是不知道卡在什么地方,无法突破。

至少现在至少可以确定,这土一定是重要的突破口之一。

莱又抓起一把土,里边浓郁的生命能量依旧不断的冲击着他的手掌,随后又融入。

“能量、冲击……”

莱大脑飞速的旋转着。

“冲击意味着它是移动的,它是移动的那么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莱猛的从地上站起来。

“移动一定有方向,如果顺着能量移动的方向,一定可以找到下一个关键的突破口。”

莱梳理过思绪,快速蹲下,不断的感应着土中能量的流动方向。

他发现土壤中能量的流动方向很乱,他追随着其中一条,慢慢的前进,直到最后才发现,能量流通的尽头,便是树木所在的位置。

莱皱着眉头,这一下似乎又掉进了死胡同。

他反复的思考着,突然又是灵光一闪。

“如果逆向追寻能量流动,不知道会怎么样!”

现在他的每一个想法,都会自己小声的说出来,让自己的头绪更加清晰。

莱又一次抓起一把土,不断的感应着。

可是他不断的移动,不断的追寻,却发现能量的流通无比的杂乱,各个树木之间也有能量流通,毫无规律。

他看着树思考着别的可能,能量会汇集在树木之上,树木再散至别处。

想着想着,莱伸手把手指插进土里,闭上眼睛,他想要试试能不能感应到这个庞大的网络,找到源头。

莱闭上眼睛集中精神,呼吸越来越慢,,随着手掌吸收土地里的能量,附近几丈之内的能量流通方向,慢慢的在他脑袋中越来越清晰。

“呼呼呼呼呼……”莱喘息着,把手抽出来,擦去头上的汗,扶着有些眩晕的脑袋,坐在地上快速的休息着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莱就不断的重复着,他能感应的范围也越来越大,坚持的时间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长。

如果有人看见他,就会惊奇的发现,他的人如同一颗树木一般,气息微弱仿佛融入到了天地之间。

时间如同以往一样,从来不会为谁而等待。

日月轮梭,花开花落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年两年或许还要更久,他就凭借着吸收土地里的能量,补充着身体所需,与天地自然融为一体。

莱从感应中醒来,如今的他气息内敛,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的波动,整个人气势大变,往地上一站稳若磐石。

他睁开眼睛,用着深不可测的目光,望向远方,仿佛能够看穿一切。

长长的头发顺着风,随处飘散,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太久,以至于莱的样子已经被毛发尽数遮挡。

而莱却沉浸其中,他仿佛成了一颗扎根颇深的参天大树,感受着时间的变化,乐在其中却又置身度外。

时至今日,他终于看到了能量的源头。

现在的莱走在地上,便可以感应到土地中能量的流动,根本不需要肉体的接触,他早以与这里的一草一木,熟悉的不能再熟悉。

莱一步一步的走着,别看他沉浸在能量的感应之中这么久,头脑却比以往还要清晰数倍。

马上他就要离开这里了,或许永远都不会回来这里。

也或许永远都回不来这里,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和停顿。

因为在这里,他无时无刻的会想到西,想到她的一颦一笑。

能量的源泉出现在不远处,一处瀑布出现在那个地方,树木越来越少,就像他与西刚刚进来时的入口一样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房斌

编辑房斌点评:

《乱之时》书中虽然文笔有点幼稚,但是也慢慢走向成熟。。并且文笔自然,情节松弛有度。没有其他小说一成不变的套路,人物性格明显。。个人觉得值得一看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奇幻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奇幻 > 乱之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