诡神冢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陈智郭完本精彩试读_无畏小说网

诡神冢

诡神冢 连载中

诡神冢

时间:2021-12-03 06:43:42 分类:灵异 来源:落初 作者:焚天孔雀 主角:陈智郭

主角叫陈智郭的小说是《诡神冢》,它的作者是焚天孔雀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神灵真的存在吗?他们又去了哪里?人生已经陷入低谷的陈智,无意间打开了十五年前的一张纸条,从此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“灵血定穴,神子殉葬”,原来真正的神灵,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圣。一个诡异的神灵世界,一个凡人寻找神灵坟墓的故事。比玄幻热血,却又比玄幻真实,上古神书《封神札》,原来真的藏着万年之迷。本书非小白文,悬疑探险爽死你,欢迎加入诡神冢订阅群,群码:535422468。入群后请发全定截图给管理员,管理员会审核的。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作为一个现代人,陈智是个绝对的唯物主义者,他不相信鬼神之说,但这一次直觉却告诉他,这件事绝没有那么简单。他总感觉,他应该再去一次那个青年锻造厂,那里有他想要的答案。

但这个想法的确太荒唐了,这么多年了,那里的情况陈智完全不清楚,也许那厂子早就被收购改建了,就算去看,也要白天去合适。

一盒香烟他已经抽了大半,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只差十分钟就到十二点了,窗外一片漆黑。

“那个郭老师到底找我要干什么?为什么没人记得他……”,陈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执着的好奇心一直在折磨着他。

忽然,一个恐怖的想法冲进到陈智的脑子里,

“如果郭老师当时已经死了呢?十五年前就在那个仓库门前被撞死了,那后来……,我看到的那个是什么?鬼?」

在灭掉最后一根烟头后,陈智做了一个决定,就今天晚上,他要去那个青年锻造厂的仓库里看看,看看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,虽然很荒唐,但他不想再胡思乱想的受一晚上的煎熬。

陈智不是个胆小的人,但是他知道,晚上进到郊区的厂子里肯定很吓人,但如果那个厂子真的被收购改建了,晚上去不容易惹人注意,否则白天闯入重工业厂区,被抓住是很麻烦的。

陈智先将纸条上的地图重新临摹到一张白纸上,然后准备出门的东西。

那个青年锻造厂所处的位置非常偏僻,这个时间只能坐出租车去那里,陈智拿好手机和地图,收拾了一个手提的工具包,里面放着一些简单的工具,换上一身劳动服,带上帽子,将帽檐压得低低的走出了家门。

陈智拦住了一辆出租车,司机先上下打量了一遍陈智,眼神中明显有些怀疑,半夜打劫出租车的事在这座城市中偶有发生,而且陈智还提了一个重重的工具包。

陈智上车和司机说了目的地后,司机说他知道那个工厂,但那里太偏僻,他可以带陈智去,但要多付二十元钱,陈智同意了。

“小老弟,这深更半夜的跑去那里做什么啊?那厂子好像已经荒废很久了……”,出租车行驶在路上的时候,司机试探Xing的问陈智。

“我去拿点东西,你在外面稍微等我一会。”,陈智低声回答。

“拿东西?那厂子都废了那么久了,据说里面还闹过鬼,你拿什么东西啊?”,司机听到陈智的话后有些心慌,陈智在他眼中越来越不正常了。

陈智没有再说话,而是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地图,出租司机看陈智不理他也就不再问了,一咬牙踩着油门向郊区驶去。

夜晚路上开车很快,大约有四十分钟,出租车就停在了郊区的青年锻造厂门口。

夜里的风很凉,陈智下车后向前望去,这个地方和他记忆中的印象一模一样,历经了这么多年一点改变没有,只是更加破败了一些,但厂门口的青年锻造厂几个大红字依旧存在。

“小老弟,我就等你二十分钟,你要是不出来我可就走了。还有,你得把钱先给我,这鬼地方你不怕我还怕呢!”,司机把头探出车窗外对陈智说。

陈智给了他一部分钱,又告诉了他自己的手机号,让他安心在车里等着。

出租司机刚想说不行,但却发现陈智已经快步朝着厂门的方向走去了,那废弃工厂内漆黑一片,像鬼域一样,司机不敢再出声,缩了缩脖子待在了车里。

厂子的大门被铁栏杆围了起来,这是典型的六十年代铁制大门,不过经过了十多年的风雨侵蚀,栏杆上有个大缺口,陈智刚好能钻进去。

进到厂门之后是一条笔直的水泥路,路两边是一人多高的野草,许多大型的钢铁零件荒置在野草中,上面已经锈迹斑斑,在漆黑的夜里,它们看起来如同是一个个张牙舞爪的野兽一般,时不时的有凉风刮过,陈智觉得脖子凉飕飕的。

按照地图上的标注,陈智很快就确定了方向,这一路上都是水泥路,不消一会的功夫,他已经走进了主厂房内部。

这个厂房非常大,里面漆黑的可怕,微弱的月光根本就照不进去,陈智向里面走时,感觉这厂房中似乎有一只潜伏在黑暗中的鬼魅,在偷偷的狞笑着,等着陈智自投罗网。

即便陈智不信鬼神,但此刻也感觉到双腿发软。

陈智从工具包中拿出手电,这个手电是狼眼的,买的时候花了他不少的银子,手电的光线很强,能照到数十米远的地方,陈智壮了壮胆子,紧了紧背着的工具包,将一根铁撬棍握在了手中,朝着厂房内走去。

进到厂房深处后,月光一丝都照不进来,周围漆黑的更加厉害了,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陈智路过了一些器械Cao作台,见到上面落着厚厚的灰,地面上还散放着一些杂七杂八的工具,厂房的里面很深,陈智走了足足有两百多米,前面忽然出现了一个值班室。

值班室的门是老式木门,上面布满了灰尘,陈智走上前用撬棍推了推,那木门老化的很严重直接就倒了下来,发出一声重重的闷响,溅起了很多灰尘。

陈智拿着手电照了照,没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,值班室里只有一张老式木桌子,一张单人床,一个折叠的凳子,桌子上放着一个红皮本子。

这是一本工作日记,陈智随便翻了翻,只见最后一页写着:“厂内一切正常,重要零件明日送到,注意接收。”

日期写的是1992年7月4号,再以后就没有字了。

木桌下面有一个抽屉,里面有一个行军水壶,陈智拿起来晃了晃,里面有水声,陈智拧开盖子,一股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。

“那时候的人都非常节俭,这小半壶白酒怎么就被扔在了这里?”,陈智的脑中想着,把水壶放回去离开了值班室。

陈智继续朝前方走去,值班室的后面是一条狭长的走廊,周围黑压压的一片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这一路上陈智总感觉得有些不对劲,好像黑暗中有人盯着他一样。

也不知道走了过久,走廊终于到了尽头,前方出现了一个带玻璃的小门,陈智对这个地方的记忆非常深刻,出了这扇门,就是郭老师被撞的那个仓库了。

陈智走到小门那里停住了,这小门的玻璃已经布满了灰尘,看不见外面的景象了。

陈智犹豫了一下后,推开了小门,只见前方的黑暗中,就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仓库。

但陈智此时心中一沉……

那仓库的大门上有一个很大的凹陷,明显是被极大的冲击力撞击过的。

陈智此时立刻感觉手心有些冒汗,他知道,他小时候的那段记忆不是幻觉,一切都是真的……。

陈智走了过去,在明亮的月光下,整间仓库看的非常清楚。

那仓库的大门是厚铁皮的,如今上面已经布满了锈瘢,大门的中间是被卡车撞击后的凹痕。

陈智摸着大门上的深深凹痕,心里感受着那种力量,默默的想着,“遭遇这种程度的撞击,人是不可能活下来的,那我……,那我第二天看到的那个郭老师,到底是什么?”。

陈智此时的大脑已经无法控制恐惧和幻想了,东北的三九天本就非常的冷,四周静的吓人。

周围全是一人多高的野草,陈智感觉,远处的草丛中好像站着一个人,正冷冷的看着他,在黑暗中狞笑着。

而十五年前的那个郭老师,似乎现在就站在这仓库的门后,浑身血淋淋的爬在门上,怒视着失约的陈智。

陈智的头皮发麻,头上冒出了冷汗,此刻要打退堂鼓是绝对不可能的,如果他现在走了,那他以后会永远被这件事所折磨。

“一定要进去看看!”,陈智心里想着,随后定了定神。

陈智先用撬棍将铁门上的锁撬开,那锁头早已经生锈,一撬就掉了下来。

大门开后,一阵阴风从里面吹了出来,混着浓重的金属味和霉味。

陈智用手电向里面扫了一下,这个仓库并不大,里面堆满了乱七八糟的零件和破箱子。

陈智踩着这些东西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,四处看了看,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。

但是他注意到,在仓库中有一个非常别扭的地方,地面正中央放着一个大木头箱子,非常孤立,好像是被刻意放在这里的。

木箱上面全是发霉的绿毛,陈智试着推了一下,箱子很沉,他双手按住木箱的前端,双腿用力,伴随着沉闷的摩擦声,木箱缓缓的被推开了。

下方的地面随之露了出来,原来这箱子下面是一个地窖,地窖门上面绑着粗重的铁链和一个精致的小银锁头。

“这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吗?”,陈智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起来,此刻的他有些紧张,一种不好的预感从他脑中升起来。

这个小银锁头十分精致,上面没有半点锈迹,陈智花了好大的功夫,才将它砸开。

陈智吃力的拉开了地窖沉重的铁门,下面露出一个铁梯,地窖里面漆黑一片,不知道有多深,但却格外的阴森可怕。

陈智拍了拍自己的脸,定了定神,把手电咬在嘴上,顺着铁梯爬了下去。

这铁梯只有十多米长,陈智不到一分钟就爬到底了。

当陈智的双脚落地时,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,他用手电对着前面扫了一下,地窖非常潮湿,周围发霉的墙皮都剥落了下来。

当陈智用手电照到地上时,一霎那间,他看到的东西让他每个毛细血管都炸开了。

地面上是一具风干的尸体,那尸体的脸部狰狞扭曲,尸体的手腕上带着一只欧米茄男士手表,表盘的边条是非常显眼的金色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某猫

编辑某猫点评:

本书写的真好,情节紧凑,跌宕起伏,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灵异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诡神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