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骨无存章节列表完结版 云姐达叔大结局完本章节目录_无畏小说网

血骨无存

血骨无存 连载中

血骨无存

时间:2020-06-30 02:41:05 分类:灵异 来源:落初 作者:画君王 主角:云姐达叔

主角是云姐达叔的小说《血骨无存》此文是画君王原创的灵异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八年后,一对姐弟重逢。第二天,村内凶事不断。痴癫成疯、白皮风筝、白骨乐器、人面狗彘、索命金子、镀阴结亲、倩女鬼娃……当二人来到神秘的大漠之中,竟邂遇了一座千年帝陵,陵内充斥着……诡异的青龙图案、腥恐的祭魂之礼、因色而生的惧象、摄人心魂的鬼湖……一段爱恨交织的凶戾奇事,于血色中启开。与魔鬼相约,一切终将血骨无存。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下一个要祭拜的人,是云姐的生父金叔。

金叔亡故的地方,已被改造成了一个渔场。渔场距我们这儿,少说也得有个二十多里。

不过,云姐毫无迟疑,执意让我带她前去。

倘在平时,我绝对懒得跑到那么远的地方,但是云姐所托,不忍有辞。

让我略有不满的是,我和云姐去往渔场的交通方式,不是开车,也不是骑车,而是步行。

当然,我的一丝不快,很快被另一种想法给说服了:和云姐相处的时间本已太短,现在又是个同她形影不离的好机会,何乐而不为呢?

事实证明,换个角度想事情,心里舒坦了,脚下更快了。

约摸过了两个多小时,我和云姐到了渔场。

渔场很大,像个小型水库一般,目之所及,净是迎风荡漾的碧波。可见,当年的洪灾确实不小。

云姐走到鱼塘边,神情怆然的盯着塘水,默默发呆。

我走上前,扶住她的胳膊,说:姐,别多想了,我们朝着鱼塘磕三个头吧。

云姐点点头,在我的搀扶下,同我一起跪了下来。

三个头叩罢,当我俩准备起身时,一个看渔场的老头,恰好路过,笑说:今天真是怪了,竟有两拨人来我的鱼塘边祭拜亡亲。

我忙问:大叔,还有谁啊?

老头伸手往前一戳,说:瞧,那不是嘛,听说这小子炒股赚大发了,叫什么孟青……什么来着,刚还甩给我五百元,让我逢年过节,给他的父母烧点儿香、点沓纸。

“孟青兴。”

老头的话还未说我,我心里已然想到了此人。

老头接着絮叨:逢年过节,你们若是也想给先人们烧点东西,我可以代劳。不过……

老头说完,手指一搓,嘿嘿的乐了。

“走吧,小华。”

云姐将我拽了起来,往家的方向归去。

老头啐了口吐沫,用极小的、却能令人听清的话音说:没钱还装孝顺。

我和云姐自是不会睬他。我怕云姐难过多虑,搀住她的胳膊,给她哼起了儿歌。其间,我故意将曲中的多处唱错,惹的她是直笑我为跑调高手。

回来的路上,和云姐谈及各自的感情时,她说自己已经结婚了。

我的心里,有些怅然,有些落魄,有些难过。

我俩快到家时,太阳已经垂在山尖上了,天色暗了下来。

来回走了近五个小时,我是虚累的想倒地就歇。而云姐,却像个身轻如燕的侠客一般,健步如飞,脸上没有丝毫的倦色。

待到家门口后,槐树下聚集了十多个本村的乡人。

见我和我云姐回来,这些人面色卑恭的迎了上来,憨憨的笑着。

我快步上前,问道:大家有事吗?

人群中,一个瘦小的老头钻了出来,在不甚明亮的光线下,我看清了来人是达叔。

达叔两手相互揉搓着,声音极低的说:小云不是说让我晚上过来嘛。

“小华,让他们进家吧。”

我的身后,传来云姐冰冷的声音。

我极不情愿的将大门打开,暗想:这些人,大抵都是来借钱的。

不出所料,众人进来后,云姐面无表情的问:大家伙都是来借钱的吧?

众人面面相觑,被云姐开门见山的发问,一时竟不知所措。

或许,他们已经想好了借钱的诸般托辞,譬如孩子上学、老人看病、家里盖房、娶妻生子等等。但酝酿在心底的话还未脱口,就被人给揭了过去。

这次站出来的,依然是达叔。他向云姐低了低头,说:小云……

达叔刚一开口,云姐便打断了他,冷声问:借多少?

达叔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的话语会被呛住,更没料到云姐是如此的痛快。

他嗫嚅的说:一万,没这么多,七八千、五六千也行。

云姐哼笑道:好,你去打个借条,写多少随你。

众人本是有备而来,卯足了劲的想要从云姐的手中将钱借出,没成想,竟是如此的轻松。

对于云姐的痛快,我有些愠恼。心想:姐啊,你再有钱,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晴婶若见了,不得心疼死。

不多时,达叔已经写好了一张借条。

这张借条字迹歪扭不说,内容写的很懒皮,里面只标注了借钱的时间,却不注明还款的日期。而且,大字不识的达叔,不仅写错了几个字,借条的金额只用了阿拉伯数字代写,这是大忌。

达叔将借条毕恭毕敬的递到了云姐的手中,云姐一字不看的丢到了桌上,冷声说:下一个。

众人心下糊涂了,虽不知就里,但既是借钱而来,便一一的将借条打好,送到了桌上。

我是越看越气,偷偷的向云姐使了几个眼色,但她却面若冰霜的不加理会。

众人写完后,云姐转头看向我,笑说:小华,姐知道你打小就喜欢刻木,你去刻一个姐的属相来。我拓个印,让他们去镇子上的福新宾馆找阿泰领钱。

一听到“钱”字,所有人的眼中,闪烁着贪婪的光芒。

云姐属龙,我属马,按理说,我小她两岁,但大人们常说她大我三岁,皆因她生辰大,我生辰小。

我的父亲,算是半个木匠,闲暇之余,喜欢雕刻一些花木鸟兽之类的趣物。受此熏染,我也爱刻些不成型的小玩意来,“雕”字谈不上。

所以,云姐让我刻条龙出来,我是一不解其意,二没有其技,故愣愣的看着她。

云姐再次笑着说:去吧,顺便取瓶墨汁。

当着众人的面,我不忍驳了她的意,心中虽然不满不解,却还是取来一块松木和一瓶墨汁。

前几天,父亲给家里做了一张木床,床头上,他雕了一条半成品的龙。此时,我蹲在床前,握紧了刻刀,照着父亲所雕的半个龙形,在平整硬实的松木上一深一浅的刻了下去。

客厅之中,云姐坐着,众人站着,云姐没有让座之意,众人只好默不作声的干等着。

气氛冷寂冰凉,若不是思绪可以来去自由的飞动,众人怕是等的快被煎熬死了。

半小时后,我将一条刻的奇丑无比的怪龙递到了云姐的面前。

她捂住嘴想忍住笑,却还是将笑意从指缝间噗嗤的喷了出来。

余下的众人见了,亦是忍俊不禁。

我不气不恼的站起身,向门外走去。窃想:笑我笨。姐,你才是最笨的人呢,你把钱借给这些无情无义的人,几时能收的回?

天色微黑,一轮新月冉冉飘空,院子里吹荡着飒飒的凉风,空气中弥漫着花木的馥芬。

我回头望了一眼灯光明亮的屋内,叹了口气,欲往院外走去。

“咚,”一记石块落地的声音在院中响起。

借着皎洁的月色,我很快的找到了那个“不速之客”。

这是一封信,信的周身被红线裹紧,而后系在了一块沉甸冰凉的小石头上。

我将信往兜里一揣,飞快的跑出院外,想看看投信的人究竟是谁。

当我度出门外,细细的瞧了个遍,发现除了越来越浓的夜色外,什么都没有。

我快步的进了院门,躲进下院的洗手间内,将门扣好后,掏出了窝在兜里的信。

信封上书写了四个字:吴云亲启。

我当下怒想:这八成又是来找我姐要钱的,真是无耻至极。不过,还好这封信撞在了我的手中,写信的人,若是有此贪念,那我只能将信撕碎焚尽。

想罢,我拆开了信封,将里面的信纸拿出,本以为信里会是一番苦苦哀求的长篇大论,哪成想,也就寥寥几笔。

“苹果园……二十万……限期五天。”

文末,没有任何的署名。我将这封信反复的看了四五遍,依旧摸不着头脑。

一,所说的苹果园,究竟是哪个苹果园,我们这儿的苹果园不下百十来个;二,索要二十万,谁人胆敢如此的狮子大开口?三,给出五天的期限,那五天之后,写信之人想干嘛?

我苦思冥想,脑瓜子都快想破了,却仍是想不出个一二来。

总之,我认为,此人心怀鬼胎、图谋不轨。此信,万不可让云姐看到。

“小华。”

门外,云姐在高声的喊我。

我一急之下,将这封信连同绑系的红线和小石头,丢到了马桶内,冲水键一按,“哗啦哗啦”的水声响起,丢下的东西一去不返。

“来了。”

我打开门,装作提了提裤子,应到。

云姐双手抱在胸前,见我出来,笑盈盈的说:真是懒人屎尿多。完事了,你送送乡亲们吧。

我“唉”了一声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,不敢看她,直溜溜的往屋内走去。

进屋后,我窥了一眼借条上的拓印,是一条黑色的、勉强可称之为龙的图案。

这条龙真是憋屈的很,在我的手里,被刻的惨不忍睹、奇形怪状。

若是有机会了,我一定要去看看那些被雕刻的栩栩如生、抖一抖龙须就像能凌空而飞的“真龙”。

将众人送走后,关上院门,我迫不及待的将云姐拉进内室,气呼呼的说:姐,你是真傻,还是假傻?你完全有理由不借给他们钱啊。

我心里想道:你和晴婶落难时,这其中的哪一个人,曾正眼瞧过咱?又有谁,曾真心帮过咱?

话到嘴边,还是让我咽了回去。往事莫提。

云姐面若灿花,抱紧我的手,笑嘻嘻的说:姐知道啦,小华是最疼爱姐的啦。

望着她那张清秀艳丽的面孔,我心中的火气,顿时消去了大半,再被她温润的玉手牵握,另一小半的火气也散没了。

云姐笑问:你饿不饿,姐去给你做饭。

经她一提,我肚子忽的“咕咕”乱叫了起来。

可自己为啥一直都没有饿觉?想来,有三个原因:一,云姐回来了,我兴奋过度;二,整天陪着她,秀色可餐;三,被她出手阔绰的借钱,给气饱了。

云姐要给我做的饭,属于一道做之简单、食之美味的特色菜——炒馍花。

我立在一旁,看着她蹲上蹲下、切菜翻炒的样子,心里暖意流淌。

她身体的线条很美,凹凸有致,脖颈白如凝脂,手腕柔软,抖起垂落的样子很好看。

不觉间,我就想,我若能娶到一个如云姐般俊俏贤惠的媳妇,该多好。

吃完饭,阿泰打来电话说,那十多个村人淌着夜色,蹬了辆三蹦子来宾馆要钱,一共支去了十多万。

我的心里,又生出一股愤愤不平的怒火来。

夜色深黑,万赖俱寂。

走了一天,我和云姐都已困乏不堪,洗漱完该安寝了。

除客厅外,我家共有三间卧室:南北两间正房、下院西北向一间偏房。

南房是我的屋子,我不在家时,父母总舍不得去住。

云姐回来后,我自然将这间上好的屋子让给了她,我住北房。

躺在床上,一根烟的功夫,我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梦里的感觉很好,轻轻静静的,万般舒软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长情

编辑长情点评:

《血骨无存》真心不错,文笔很好,挺写实的故事情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灵异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血骨无存